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美国最新研究:新冠不会很快结束要为今后2年间歇性大爆发做好准备
发布时间:2020-05-09 20:00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经济预测总是不确定的,当下的不确定性更强。这是因为经济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毒的传播,以及我们采取的控制措施成功与否,重新开放经济成功与否,以及开发新药所需的时间。我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专家告诉我们结果是高度不确定的。正在肆虐的公共健康危机将在短期继续对经济活动、就业和通胀在造成了巨大冲击,并在中期对经济前景造成巨大风险。

  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是欧洲非战时时期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冲击。……新冠和对应措施已经严重影响了经济和就业,对制造业、服务业,对生产供给和消费需求都造成了严重破坏。……鉴于新冠进展的高度不确定性,经济衰退持续的时间和何时复苏是非常难以预测的。欧央行预计今年欧元区GDP将萎缩5-12%,此后数年将出现复苏。经济复苏关键要取决于新冠防控措施的持续时间和有效性、供给和需求永久受损的程度、以及政策应对失业和收入下降的有效性。……直到现在,我们仍不清楚新冠未来发展的路径,以及防控措施持续的时间和力度。而这些未知要素又恰恰是我们评估经济最重要因素,这让预测经济未来非常困难,全球皆是如此。

  明尼苏达大学是全美首屈一指的研究型公立大学,素有“公立常春藤”之称,其也是美国最具综合性的高等学府之一。(这与产业综合性互为犄角——该校产生了25位诺贝尔得主、38位教授是美国科学院院士、35位教授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16位教授是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57位教授是美国文理学院院士。)

  新冠病毒让整个世界措手不及,其未来发展路径仍然不可预测。没有水晶球可以告诉我们未来的前景以及最终将靠什么控制新冠。

  其他严重的冠状病毒如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流行病学原理与新冠存在巨大差异;因此,此前这些病原体无法提供有用的模型来预测新冠的发展路径。

  因此,最好的比较模型是大流行性流感。自1700年代初以来,至少发生了八次全球性流感,其中四次发生于仅一百年:1918-19年,1957年,1968年和2009-10年。

  我们可以从过去的流感大流行中吸取经验,以此来确定新冠的未来路径。识别新冠和全球流行性流感的流行病学中的关键相似点和不同之处,可以帮助我们设定新冠未来的几种可能情景。

  这些情景的关注点是北温带,但在南半球及贫困国家,类似的情景也会发生。缺乏足够的医疗基础设施(包括缺乏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以及其他传染病(例如艾滋病,肺结核,疟疾),营养不良以及其他长期存在的呼吸道疾病的叠加会让新冠对这些区域的冲击尤为严重,就像1918-19年的大流感一样。

  首先,新冠和全球大流行性流感病毒都是新型病毒病原体,全球人口对其几乎没有免疫力,因此都会导致全球大流行。

  流感的平均潜伏期2天(范围为1至4天);而新冠的平均潜伏期为5天(范围为2至14天)新冠较长的潜伏期,使得病毒可以在被发现之前在不同的人群间传播。这也是导致很多国家在一开始麻痹大意,没有充分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虽然我们现在正处在数据收集阶段,但根据公共卫生官员的表态,25%的新冠感染者可能都是没有症状的,更好的血清学研究可能还会将该比例上修。对于无症状流感已经有许多研究,有研究显示:流感无症状的平均值为16%(范围为4%至28%)。

  最近一研究发现,新冠病毒载量在症状刚刚出现时最高,这说明病毒传播力度可能在症状发生之前就已经达到顶峰,从而导致大量的症状前传播。对疗养院老人的定点普适性研究发现,27名老人在测试时无症状,但平均4天后24个人出现症状,这潜在支持了在发病前病毒就已经开始传播的设想。

  相比之下,H1N1 大流行性甲型流感病毒而言,病毒性传播力度在症状出现后的一两天达到峰值,也就是说新冠的发病前无症状传播的力度高于甲型流感。

  以上所有因素均有助于病毒的传播。量化病毒传播能力的一种方法是R0指标。R0是单个感染者平均可以产生新感染者的人数。R0会因可以影响人与人之间的接触率的因素而变化,这些因素包括人与人之间保持一定间距和居家令等。

  R0低于1表示病毒传播范围在缩小而不是扩大,因为每个感染者随后感染的人数少于1。而R0不受群体免疫是否已经产生的影响(群体免疫取决于对病毒免疫的人占总人口的比例)。

  不管群体免疫产生自自然感染还是疫苗,群体免疫产生后,传播是扩张还是收缩用RE指标来衡量,与R0类似,RE低于1后可以有效降低和消除病毒传播。

  新冠初期在中国流行时的R0估计在2.0到2.5,但是新冠的R0很难在各个不同的地理区域准确测定,因为识别和测试感染者本身不能做到100%,一项研究表明实际的R0值可能要高很多。

  另外,新冠的R0每个人还不一样,每个人的传染度是不一样的,除了生物体质外,还有个人行为和接触面的区别。比如说,有人推测R0在人口稠密、接触频繁的地区,例如大城市里要高得多。

  一些国家似乎已经能够通过一些防控措施将新冠的R0降到1以下,但随着防控措施的放松,R0在一些区域可能重新回到1以上,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导致再次爆发。

  全球流行性流感的R0因流感种类而异,但估计一直在2左右或以下。有论文对过去流感研究文章梳理后发现,过去的四大全球流感的R0中位数最高的是:1918年和1968年流感——都是1.8;1957年大流感是1.65,2009-10年流感是1.46。相比之下,季节性流感的R0中位数为1.27。

  自1700年代初以来发生的八次全球大流感中,大多数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其中两次在北半球的冬季爆发,三次在春季,一次在夏季,还有两次在秋季。

  其中七次早期的高峰,在没有认为干预的情况下,在几个月内消失了。这七次在初次高峰的6个月之后出现了第二个高峰。

  唯一一次展现出明显季节性流感特征的是1968年那次——在北半球的秋冬首次出现后,在第二年冬天出现第二次高峰。在一些区域,特别是在欧洲,第二个高峰的死亡人数更多。

  这八次都没有受到疫苗接种的实质性影响,只有2009-10年这次是例外。疫情爆发后大约在6个月后,美国最先研发出疫苗,但等到大规模生产的时候,美国大多数地区的疫情高峰早已经过去。

  有报告估计,疫苗接种计划在美国减少了70-150万各诊所病例,4,000到10,000个住院病例和200-500个死亡病例。

  首先,大流行的持续时间可能为18到24个月,因为发展出群体免疫需要时间。至今有限的血清监测显示,现在人口中只有一小部分感染新冠,而且感染率在不同区域有所不同。鉴于新冠的传播能力,估计需要 60%至70%的人口获得免疫后,才能达到群体免疫的临界点来阻止新冠传播。

  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尚不清楚自然感染新冠后获得的免疫力,其所能持续的时间有多长——可能只有几个月,也可能长达数年。根据以往季节性冠状病毒的经验,即便是免疫能力随着时间下降,残余的免疫能力仍可以减轻病毒症状和传染力。但这一“经验”是否适用于新冠,还有待检验。

  新冠的发展路径还将受到疫苗的影响。但是疫苗最早要到2021年的某个时点才会出现。另外,我们也不知道在研发过程中还会出现何种可能推迟疫苗上市时间的挑战。

  情景一:2020年春季的第一波新冠高峰之后,夏天会出现一系列的小高峰,然后一直延续1-2年时间,从2021年的某个时点开始强度慢慢减弱。

  小高峰的出现会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而不同,并取决于防控措施。由于波段高峰的出现,接下来的1-2年会随之出现间歇性的加强和放松防控措施的情况。

  情景二:2020年春季第一波新冠之后,当年秋天或冬天会出现更大的一波爆发,并在2021年出现一个或多个小高峰。

  这种情况下需要在秋天的时候再次加强防控措施,防止病毒大规模传播和医疗挤兑。这一情景与1918年流感类似。

  在那次流感中,1918年3月出现的第一波仅仅是一个小高峰,当年秋天才是最高峰。第三波出现在1919年的冬季和春季,然后在夏季减弱,标志着大流行病的终结。

  1957-58年大流行遵循类似的模式——春季是小高峰,大高峰在秋季来临,但此后数年都出现了连续的小浪。2009-10年也遵循了春季次高峰,秋季最高峰的模式。

  情景三:2020年春季的第一波之后,病毒持续的“缓慢燃烧”,不间断地传播和致病,但没有清晰的波形。

  同样,此模式会因为不同的地理位置和各个地区所采取的防控措施的不同而不同。虽然在过去的流感大流行中没有出现过情景三,新冠仍有可能出现这种模式。这种模式不需要在防控措施放松后再次升级,但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将持续发生。

  无论新冠最终以哪种情景结束(这是建立在某种防控措施一直存在的假设上),我们必须做好未来至少18至24个月持续迎战新冠的准备,届时不同的地理区位会间歇性呈热点爆发态势。

  随着新冠在全球肆虐的减弱,新冠病毒将持续与人类共存,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演变成季节性频发流感,但冲击力会减弱,就像此前已经出现的其他冠状病毒和过去的全球大流感病毒一样。

  2.更高的R0意味着新冠全球大流行终结前,需要更多的人感染并获得免疫,才能达到终结病毒传播的群体免疫阈值。